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易学交流>> 易学交流>> 文章列表

算命比较准的大师说学算命不可贪,徒弟不听结局悲惨

作者:指迷居士   发布时间:2019-04-07 08:19:42   浏览次数:127
唐朝有个年轻人叫唐四,从小游手好闲,除了吹牛侃大山是把好手外,一无是处。他有个远房大伯是个瞎子,自小学了算命、打卦、摸相这种传统预测命运的数术,由于在当地是大家口中公认的算命比较准的大师,所以这个唐四的大伯虽然算不上十分富裕,倒也丰衣足食,看着唐四无所事事,就叫唐四跟着他学算命。 
有句俗话说的好,天生我材必有用,这个唐四对算命这事还挺感兴趣,自从给大伯当徒弟以后,也是十分肯学,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麻衣相法,,摸骨算命之类逐一记取,再加上跟着大伯四处游走,没几年就学会了算命,也算天赋异禀。 
大伯在他出师单干时郑重地说:小子,算命这个行业有不少人根本是不会算命,只是打着算命的口号蒙人,蒙人本身就不好,记住!学算命是为了帮助别人指点迷津,千万不能乱蒙人,该收的卦金可以收,但不可假借算命之名多收别人钱财,这是算命业的行规,不能贪财,更不能贪色。从事算命这个行业的不少瞎子因为看不见女色金银,贪念就小。而你长得不错,又不是瞎子,所以我多嘱咐你两句。唐四连声答应。 
唐四告别大伯以后直接去了府城,府城有钱人多,求卜算命的人也多。唐四靠着在大伯那里学来的算命技术加上自己灵活的头脑很快就算出了名气,虽然没发大财,但也能吃香的喝辣的,比以前游手好闲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好多了。 
这天来了个中年男人,衣着华丽,坐下就先扔了一吊钱。唐四顿时来了精神:先生想算什么?男人笑了笑说:你算算我想算什么? 
唐四一看此人眼白发红,额头发青,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心里已然有数。他微微一笑说:先生所算,无非财色二字,依我看,桃花为主金为辅。 
那人一听两眼发光说到:小哥算命技术果然名不虚传。咱们城里有一家周家肉铺,老板叫周二苟,你可知道? 
唐四当然知道,那周二苟十分迷信算命风水,办什么事都要选择吉日吉时,唐四在他身上可赚了不少银两。可唐四不动声色道:知道,不熟。那人左右看看,小声说:我有件事要拜托先生。 
原来,周二苟去年买了个小妾,貌若天仙。那人见过后,就念念不忘,他想让唐四等周二苟再来算命时,告诉周二苟,这小妾命犯桃花,养在家里肯定生祸,劝他休了。说着,那人拿出一锭银子交给唐四,并告知他叫林霸,在城外林家集上做贩驴生意,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必有厚谢。 
过了两天,周二苟果然又来找唐四算命择吉了。他要新开一家铺面,请唐四看看吉日。 
唐四盯着周二苟的脸,掐着手指念念有词,满脸痛惜道:老兄的面相,有恶桃花之相。极少见,见之必有大祸。 
周二苟惊慌道:我确实喜欢逛逛青楼,但出手大方,不会有人恨我啊。 
唐四说:这祸不来自墙外,而是来自墙内。红杏出墙,你不但生意要败,还有生命之忧。 
周二苟一拍脑袋:是柳姻!我就说这贱货不会老实做我的小妾,自古婊子无情无义,先生说得有理。 
唐四心中暗喜,正要劝周二苟休了柳姻,没想到周二苟从腰里拔出一把雪亮的屠刀把玩着,冷笑道:承蒙先生指点,我倒要看看,哪个活腻了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说完他拍案而去。唐四目瞪口呆,不敢做声。 
次日,林霸慌慌张张地来了:我听周二苟放出风声,谁敢对他的小妾眉来眼去,就把那人的眼睛挖出来。现在人们都不敢从他家门前过了,你没出卖我吧? 
唐四苦着脸说:我刚说他小妾可能红杏出墙,他就火了,我还没来得及劝他呢。 
林霸连连抱拳:先生一定保密,我可不想跟这家伙起正面冲突。说完他就跑了。唐四心里惊慌,有心想离开府城去外地,可这阵子挣了钱就吃喝玩乐,没攒下盘缠,上路也难。 
正愁闷间,一个女人用纱巾挡着脸走过来问:请问是唐先生吗?唐四来了精神,女人的钱比男人的好蒙,他赶紧说:是我,你要算什么?那女子声音轻柔:我想请先生看面相算命。唐四把她请到铺子里坐下,那女子把面纱摘下来,唐四顿时看呆了。这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那身段表情、举手投足都那么优雅美丽。 
唐四愣了半天才问:你的姓名生辰八字是什么?想问什么?女人轻声说:先生,我叫柳姻,是周家肉铺的人。 
唐四一听就明白了,怪不得林霸垂涎柳姻,再想想周二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柳姻哭诉道:我的命苦啊!周二苟一直对我不好,只是看我漂亮,才把我从戏班子里强买来做妾。他高兴了就折腾我,不高兴就打我,我只能忍着。这次不知为何,非说我红杏出墙,天天打我,不让我出门。今天我是趁他外出要账,偷溜出来的。早听说唐先生是神仙,我想请先生解救解救! 
唐四恍然大悟,他自然不敢告诉柳姻是他收了人家的钱,诬陷她红杏出墙,只能虚言安慰。可那柳姻越发认定只有唐四才能救她,情急之下,竟跪在地上抱住唐四的大腿:唐神仙,你救救我吧,这样下去,我非被他打死不可。 
唐四脸红心跳,血往上涌,他贪婪地看着美丽柔弱的柳姻,一个邪恶的计划在脑子里成形了。他扶起柳姻,低声说: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周二苟是你前世的冤家,这辈子就是找你报仇的。我是你上一世的恩人,这辈子注定要救你。不过,你一切都得听我的,否则你难脱苦海。柳姻又惊又喜,当即答应。唐四对柳姻嘱咐一番,让她回家了。 
过了两天,周二苟满头大汗地来找唐四了:唐先生,你算得真准!我家两个肉铺的生意都清淡了,这可是大家买肉贴秋膘的时候啊!唐四心里暗笑:你天天拿着刀喊,谁敢看你老婆就挖谁眼睛,谁还敢到你家肉铺买肉?可他嘴上却说:惭愧,在下只是按麻衣神相推测的。你那夫人可还好? 
周二苟闷声说:也没啥事,但自从你告诉我以后,我就越看她越不对劲。她要不心虚,干吗那么怕我?唐四说:以我的推断,你夫人还没红杏出墙,只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若你能提前了断此劫,还是能恩爱到老的。周二苟高兴地说:还请先生指教! 
唐四说:要断这桃花,你首先要把夫人扶正。只要她还是妾,这桃花就难断。周二苟说:这好办,反正我老婆死好几年了,扶正也不难。唐四说:但扶正要保密,只请里正和邻居做证就行,文书我帮你写。千万不可大张旗鼓,走漏风声,而且要快,今晚就办。周二苟拿着唐四写的文书,签字画押,乐呵呵地回家了。 
唐四本打算次日出城去找林霸,没想到林霸先来了:先生,那事辦得如何?唐四说:我正要告诉你,事成了,你后天在鸡鸣城门开启时分,在城东五里外的破庙里等着,柳姻明晚必被休,被赶出家门后她会找我算命,我让她城门一开就出城,到城东五里外的破庙,说她的有缘人在那里等他。林霸大喜,再三许诺一定重谢。 
次日,唐四找到周二苟说:我算了一卦,明天凌晨,城门一开你就出城,直奔城东五里外的破庙,那里有个人,正是你命中劫数。你不能说一句话,也不能听他开口说一句话,直接杀了他。天还未亮,那里人迹罕至,不会有人发现。除去劫数后,你注定财运亨通,金玉满堂,子嗣兴旺。周二苟大喜,但有些犹豫:我虽打架伤过不少人,但还没真杀过人。 
唐四看他意志不坚定,眼珠一转说:你放心,那人其实不是活人。他是你开肉铺所杀的千万头生灵的怨气所幻化的,你把刀沾上狗血,杀完后一个时辰,那人自然灰飞烟灭了。 
周二苟这才放心道:此事办妥,我送先生纹银百两!唐四微笑不语。 
一切搞定,唐四忽然觉得特别困,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唐四悠悠醒转,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没力气。他想,得赶紧起来准备了,天亮就让柳姻去衙门告状。就在这时,他只听耳边有人轻轻说:唐先生,你醒了?看来药劲不够大啊。 
唐四努力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竟然在一辆马车里。天色漆黑,但他还是依稀看清了眼前的人。他大惊失色道:林霸?我这是在哪里? 
林霸淡淡地说:我看你迟迟不肯睡,就用迷香帮你一把。没办法,咱们得赶在城门关闭前出城啊,明天早上可不一定跑得过周二苟。 
唐四惊恐地问:你什么意思? 
林霸冷笑道:你不是告诉柳姻,周二苟今天会在破庙里杀人,让她去告状吗?周二苟会被问斩,昨天柳姻已被扶正,有人证和文书,而周二苟并无族人,家产就都归她了。然后她再招你为婿,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唐老板了。 
唐四冷汗直流,想要辩解却觉得说话吃力:你怎么知道这些?林霸冷笑不语。 
说话间,马车就到了破庙,林霸把唐四背进破庙里,放在破旧的石墩子上。唐四挣扎着喊:你要干什么?林霸说:周二苟要在这里杀一个怨气所化的人,自然得有个人在这里等他呀。 
唐四拼命摇头:你误会了,我没想害你。林霸说:我没误会,是你误会了,以为我只是个贪恋美色的驴贩子。其实,我和柳姻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妹,在戏班子里私订终身。柳姻却被周二苟强买了去,我离开戏班子,留在此地,就是找机会救她出来。你就是天赐良机。 
唐四喊道:我不信,你咋知道我会害你?林霸说:其实咱俩是老相识了。周二苟找你算命,我觉得是个机会。之后,我就扮成各种模样找你算命,让你蒙錢,确定你是个可以利用的贪婪之徒。你能为我的钱害周二苟,就能为钱和美色害所有人。 
唐四咬牙说:我死了你跑得了吗?那么多人见过你找我算命,官府会查不到你? 
林霸摇摇头说:周二苟就是凶手,官府还查什么?唐四还是不死心道:你和柳姻成亲后,成了肉铺老板,总会有人想起你常去找我算命的。 
林霸随手往脸上抹了几下,忽然就变成了一个俊秀的年轻人,笑着说:唱戏的不会化装怎么行?我找你去算命,名字和模样都是假的,等我这张脸出现时,就是苦寻未婚妻多年的落魄书生。 
唐四绝望地说:我大伯说算命的最精明,想不到连我都算计不过你。 
林霸点点头说:你说得没错,我父亲就是算命的,不过他不肯教我,宁可让我当低贱的戏子。我说咱俩是老相识,还有一层意思,不过你还是别问了,免得心里难受。你太贪心了,若不是你想害死我,我也没法害死你。说到这里,他把迷香喷在唐四的脸上。 
唐四感觉自己慢慢坠入黑暗,黑暗中仿佛看到林霸扬长而去,而周二苟正拿着雪亮的杀猪刀等着城门开启,柳姻正在家里背诵他教的告状的话。但最后他想起的是算命出师时大伯告诫的那句话:算命的不能贪,不能贪财,更不能贪色。 
半年后,周二苟因在破庙里杀死唐四而被处斩。没人知道落得如此结局悲惨的唐四为什么要化装成鬼脸在破庙里睡觉,不过他身边的酒壶让人认为他是喝多了发酒疯。 
而周家肉铺改了名叫林家肉铺,新老板是个俊秀的年轻人,和老板娘柳姻十分般配。不过,老板的爹就有点吓人,虽然深居简出,但见过的人都说,他满脸疤痕,是个瞎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